我是要成为咸鱼王的男人!还有鸽王/bu

每一个粉丝都是小天使,爱你们
愿世界对你温柔以待

可以叫我宁宁或者叶叶子(´▽`)ノ♪

日叶不休——努力学习

【周叶】人鱼公主

*特别喜欢黑童话了√点文还债系列 @千里烟波 给太太比心❤

*世界上最悲伤的,不是你没有脑洞,而是你一堆脑洞然而文笔跟不上_(:зゝ∠)_

*写出来的东西完全偏离了最初设想……说好的黑童话呢……西幻童话风也没有了……总之我放弃了,结局差不多就好,看不懂就看不懂吧,反正我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现在写了什么了,划个重点QVQ

*顺便说一句,叶修婚约对象是我



00


在沉静的深海中,离陆地最远最远的地方,那里的水是那么蓝,那么清,像通透的玻璃。然而它又是那么深,只有那些小小的水母游过时留下一抹微光,照明了海洋中的路途,映出那些奇异的树木和植物。


与那座宏伟的宫殿。


海王宫殿所在的处所便是这儿。它的墙是珊瑚砌成的,尖顶的高窗子是用最亮的琥珀造成的;不过屋顶上却铺着黑色的蚌壳,它们随着水的流动可以自动开合。这是怪好看的,因为每个蚌壳里面含有亮晶晶的珍珠。随便哪一颗珍珠都可以成为皇后帽子上最主要的装饰品。 


而那抹绚丽的金色就从看不见底的黑暗中浮起。


那是多么美丽,而又璀璨的颜色,那是近乎阳光的金澄,是初升的朝阳所散发的第一缕光,是不属于这世间的耀眼色彩。


有着美丽鱼尾的生物沉默着划开了海水,他的黑发像是海藻一般散开,他的双眸是最为深沉的夜色,他的面容像是春日的薄冰般的清冷,随着一阵浮起的气泡,他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了另一片黑暗里。


就像一个美好的梦境。



01



周泽楷,海之王国最小的王子。


所有人都说,他是一个古怪的孩子。他不大爱讲话,似乎总是静静地想什么事情。但同样,他也是最受宠爱的一个。谁说不是呢,他是海之王国唯一的王子,也是最漂亮的孩子。


他是那么美丽,黑发像是从岸上落下的丝绸一样顺滑,皮肤像是那些海底的白砂一样洁白,还有那双乌黑的玛瑙一样眼睛,含着淡雅如雾的星光,让每一个看见的人都忍不住软下了心来。还有他金色的鱼尾,那是深海唯一的颜色,让每一个人都忍不住赞叹。


当他的姊妹们用她们从沉船里所得到的最奇异的东西来装饰她们的花园的时候,他只喜欢一个美丽的大理石像,他将他放在了宫殿外面,每天都会去看看他。这是一个美丽的男子的石像,是用一块洁白的石头雕出来的,不知什么时候就沉睡在了深深的海底,被周泽楷捡了回来。


周泽楷最愉快的事情是听他的祖母讲一些岸上的故事,这个一向冷淡的孩子对这些事情是那样好奇。他的老祖母不得不把自己所有的一切关于船只和城市、人类和动物的知识讲给周泽楷听。这些让周泽楷对陆地上的东西更加好奇了。


"等你们满了20岁",老祖母说,她还是不忍心拒绝她心爱的孩子,"我就许你们浮到海面上去。那时你们可以在月光底下,坐在石头上面,看巨大的船只在你们身边驶过去。你们也可以看到树林和城市。" 


但是周泽楷没有听他的祖母的话,他不知有多少夜晚,曾在那片黑暗中透过深蓝色的海水,朝上面凝望。他看见了鱼儿挥动它们的尾巴和鱼翅,还看到月亮和星星——当然,它们已经模糊发淡了,只剩下模模糊糊的一片,只是周泽楷仍然为此欢喜不已。


在一个夜晚,周泽楷悄悄的浮上了海面。他当然没有告诉他的祖母,更没有告诉他的父王或是姐姐们。


当周泽楷浮上海面的时候,太阳已经下落了,可还有月亮。空气是温和的、新鲜的。幽蓝的海面非常平静,上面漂浮着稀薄的雾气。皎洁的月光照着那艘有三根桅杆的大船。船上只挂了一张帆,水手们都坐在护桅索的周围和帆桁上。 空中有音乐,也有歌声。


但是周泽楷却并不在意这个,他躲在礁石后面,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个甲板上的青年。


那个俊美青年就倚靠在船边,头上带着黄金制成的王冠。微风习习,吹起他细碎的黑发。那些华丽到繁琐的衣服并没有使他的脸变得黯淡失色,反而衬托的他更加的出众。他的身后是喧闹的船舱,那里正在举行一场舞会。


他的脸与海底的雕像一模一样。


他听见了船舱里有人呼唤着王子的名字,叶修,这是多么好听的名字呀!周泽楷忍不住随着起伏的波浪游近了一点,这样他就能更加清楚地看见王子了。



02



突然,天空暗了下来,乌云渐渐遮盖住了皎洁的月光,阵阵猛烈的风吹来了令人不安的气息。暴雨倾盆而下,溅起了圈圈涟漪。电闪起来了,雷轰起来了,黑色巨浪被狂风掀起,拍打在豪华的航船上,船身一阵猛烈的摇晃,在惨白的闪电中翻倒了。


哦,周泽楷在明亮的电光下看见了叶修落入了水中,他会死的!他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地游向了那人,他迅速穿过了淌着水的船梁和木板,最后他终于到达了他的王子的身边。


在这狂暴的暴风雨里,叶修快没有力量再浮起来,他皱着眉,那双黑色的眼睛半阖着,身体冰冷。也许只差一点点,他就会死去。周泽楷小心翼翼地揽住了他的身体,把他的头托出水面,快速地离开了这片浪花翻滚的海域。


周泽楷拥抱着他的王子,对方的意识已经有点不清晰了,但脸上还是满是忧愁。他犹豫了一下,张开口轻轻哼唱起来。他的歌声轻柔而浅薄,音调温柔,像是来自天国般的圣洁,又像是一场盛大的礼赞。


时间仿佛在这里沉寂,暴风雨的呼啸与人们的呼喊恍若远去,只余下人鱼柔和的歌声,伴随着浪潮起伏的声响回荡在叶修耳畔,抚平了一切悲伤与忧愁,他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眼睛彻底闭上了,脸上呈现出一种平和与安稳。


天亮的时候,风暴过去了。那条船连一点痕迹也没有剩下来,已经完全沉入了海底。


现在周泽楷可以看见陆地了,他的面前展开一片儿铺满了白砂的沙滩,他头上掠过一群白色的鸟儿,它们正飞向初升的朝阳。周泽楷带着他心爱的王子向沙滩游去。他把他放到那儿,然后随着海浪退回了不远处的礁石后面。


他就在这儿凝望着他的王子, 不一会儿,一个年轻的男人走过来了。距离稍微有点远,周泽楷没能看清楚他的表情。不过看到叶修,他似乎非常吃惊,然后他找来了许多人,他们围绕着叶修,很快将让他醒了过来。周泽楷看见他的王子朝围在他身边的人微笑,但是他并没有朝周泽楷笑,这让他很是伤心。他感觉到心底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他摆动着尾巴,漂亮的眼睛稍暗。


而这时,那些人把叶修带走了。 于是周泽楷就平静了下来,再一次钻进海里,回到他父亲的宫殿里去了。 



03



周泽楷本来一直是个沉静和有思虑的孩子,现在他变得更加这样了。他更加经常地开始发呆,他几乎无时无刻与他的雕像呆在一起。


有好多晚上和早晨,他浮出水面,向曾经放下王子的地方游去。他期望着再一次看见他的王子,但是他再也没有见过他了。所以他每次回到宫殿来,总是更感觉痛苦。他的惟一安慰是与大理石雕像在一起,那样他的心里会好受一些。


他的父王与姐姐们都没有发现他的偷偷离开,他的老祖母显然是发现了,却放任了他的行为。于是他开始到更远些的地方去寻找他的王子。


有一天,他游到一条流入海的大河里去了,大河的尽头是一座很大的宫殿。这宫殿是用淡黄色石块建筑的,周泽楷知道,这种东西被人类们称做黄金。宫殿里面有许多宽大的大理石台阶,台阶尽头立着许多大理石像,周泽楷看到了一个和他的一模一样的。


而当周泽楷再游远一点的时候,他看见了一条小小的溪流。溪流的两侧尽是树木,不远处有一个巨大的喷泉在喷水,而他的王子就坐在喷泉旁边。他想要再游近一点,但是又害怕被叶修发现,所以他沉在河底下不动弹了。


而等到日暮时分,周泽楷就会在叶修离开时偷偷跑掉。他就这样在那儿的水里度过了几个黄昏和黑夜。


终于有一天,周泽楷发现他的王子没有出现在溪流旁了。他有一点担心,更有一点失望。


“噗……”


有人笑了起来。周泽楷看着他的王子从河边的树后走出,吓得钻进了河底,不敢出来了。


“别躲啦,之前海难的时候我就看见你了”叶修笑眯眯地朝他伸出了手,“多谢你的救命之恩啦。”


于是周泽楷红了脸,飞快的游走了。


但是第二天,周泽楷又来到了宫殿里,他发现小溪的边上摆了一盘果子,红色的,非常好看。他小心地看了看叶修,这次叶修还是独自坐在树的边上,却并没有找他,这让他很是松了一口气。他尝试着吃下了那种果子,酸酸的味道非常奇怪——但他却从中吃出了一股甜香。


这个傍晚的时候,周泽楷没有离开,他把头探出了水面。夕阳已经快要落下了,所有的云块仍然像玫瑰花和黄金似的发着光,为他的王子做背景。


“这次不跑了呀?”叶修合上了书,笑眯眯地问他。周泽楷看着他喜欢的人,羞红了脸,悄悄地点了点头。


“好吧,我可爱的人鱼,你叫什么呢?”叶修说。


“周泽楷。”人鱼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王子,他的王子是那样的美丽。他的眉眼间浸染了惑人的甜美,睫毛覆下一层浅浅阴影,墨色的眼眸里流淌着朦胧的笑意。


周泽楷垂下眼,眼底是一片彷徨的混沌。


——想要他。



04



在海王宫殿的更深处,海洋的尽头,这儿没有花,也没有海草;只有光溜溜的一片灰色的沙底,向漩涡那儿伸去。漩涡把一切东西都卷起来,扔到水底去,那儿是海巫师的居所。


周泽楷在漩涡面前停下步子,他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要去往海巫师的居所必须跳下漩涡,这让他有些害怕了。但是当他想起那位王子时,他又有了勇气。


海巫师住在一个幽深的洞穴里,连那清晨的阳光都照射不到这儿,若是望去只能看见一片昏暗。海巫师从洞穴中游出,他披着黑袍,身后跟着海蛇,那些细细长长的东西扭动着柔软的身躯在周泽楷面前组成了一个个字符。


“你要什么?”


“……变成人类。”周泽楷说。


“可以。”海巫师似乎是笑了,“代价?”


“都可以。”周泽楷说,他的神情很坚定。


于是海巫师拿走了周泽楷的声音,然后他挥了挥手,驱散了海蛇。海巫师用周泽楷那动听的声音说:“这件事,不可以告诉别人——而且,如果得不到爱情,会死。”


“你会在清晨第一缕阳光下,化作泡沫。”


周泽楷已经不能说话了,于是他只是点了点头。


海巫师于是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瓶子,里面装了一些白色的粉末:“上岸,吃了它。”


于是周泽楷带走了瓶子,他回到宫殿时,所有人都已经睡了。他沉默地看着这里,然后就浮出了深蓝色的海。


有什么,还会比自己的王子更加重要呢?


当周泽楷再一次来到王子宫殿的时候,太阳还没有升起来。他慢慢地顺着河流游进了之前看到王子的地方,月亮照得透明,非常美丽。王子现在不在这里,周泽楷沉入了水底,等待着朝阳的升起。


“你又来了啊?”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下,叶修来到了花园,他笑着对周泽楷说。


“今天似乎要比平常早一点呢。”


于是周泽楷点点头,他吞下了那服强烈的药剂。他马上觉得好像有一柄两面都很快的刀子劈开了他的身体。他的脸都白了,却还是尽力浮了上来,对着叶修微笑。


“小周?”叶修担忧地看着周泽楷,但很快,这股担忧就被惊讶覆盖了——在叶修眼前,周泽楷漂亮的金色鱼尾变成了双腿。


“你……”


周泽楷歪了歪头,稍长的黑发随着他的动作垂落。在叶修看不见的地方,他缓慢的,甜蜜的,露出了一个微笑。


森然的美艳。



05



“好吧,如果你失去了声音,也无法回归的话,那么就留下来吧。”周泽楷听到自己的王子说,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向着王子微笑,黑色的眼眸中流泻出纯净的快乐。


因此周泽楷就得到了许可,睡在叶修房间旁边的屋子里。叶修叫人为周泽楷做了一套很漂亮的礼服,好叫在叶修出去时,周泽楷可以陪他骑着马同行。他们走过香气扑鼻的树林,绿色的枝子扫过他们的肩膀,鸟儿在嫩叶后面唱着歌。


周泽楷一直在微笑,而他漂亮的容貌招惹了不少人的注意,但周泽楷却不在意。他想要的从来都只是一个人,而他心爱的王子却不曾回赠他爱意。


很快,大家都开始传说王子快要结婚了,他的恋人就是邻国的另一位王子。但周泽楷必须与叶修在一起,否则他就会在他结婚的头一个早上的第一缕阳光照下时,变成海上的泡沫。


“是的,”叶修回答了周泽楷的疑问,“他是我的恋人没有错。我们早已定下了婚约,等到一周后便会执行了。”周泽楷没有回话,他的手开始颤抖,已经无法写字了。在叶修举行婚礼后的头一个早晨,周泽楷就只能变成海上的泡沫了。 


他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裂了,火焰再一次燃烧了起来,这次他却无法把它浇灭了。


而只剩下一周而已。


邻国的王子很快就来到了这个国家,教堂的钟声都响起来了。传令人骑着马在街上宣布订婚的喜讯。每一个祭台上,芬芳的油脂在贵重的银灯里燃烧。祭司们挥着香炉,相爱的人笑着接受主教的祝福。周泽楷面无表情地站在角落,他这时穿着漂亮的礼服,可是他的耳朵听不见这欢乐的音乐,他的眼睛看不见这神圣的仪式,他的心里已经充满了阴暗了。


他想起了他即将要到来的灭亡的清晨,和他在这世界上已经失掉了的一切东西。 


夜晚来的很快,周泽楷再一次来到了海边,他站在他到来的地方,等待着毁灭的来临。这时他看到他的姐姐们从波涛中涌现出来了,她们的面容还是那样的美丽,但她们的美丽的长头发已经不在风中飘荡了,因为已经被剪掉了。 


“我们亲爱的弟弟啊,我们已经把头发交给了那个巫婆,希望她能帮助你,使你今夜不至于灭亡。她给了我们一把刀子。”周泽楷的长姐说道,“拿去吧——你看,它是多么快!在太阳没有出来以前,你得把它刺进那个王子的心里去!”


“这样,在清晨的阳光下,你就不会变成泡沫了”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周泽楷的眼睛渐渐亮了起来。他进入了叶修的屋子,看了尖刀一眼,接着又把眼睛转向床上睡去的叶修,他睡的是那样沉,那样安稳。


周泽楷松开了手,任由刀子落在了铺了厚厚地毯的地面上。


人鱼用饱含爱意的眼神注视着自己爱恋的王子,脸上带着满足的微笑。他轻轻唱出了第一个音符。他的声音轻柔而模糊,像是无意识的哼唱,浅浅的在寂静的房间里回荡开来。


叶修睁开了无神的双眼。




06


海巫师微笑着抱紧了怀中的缺失了一块的骸骨,金色的鱼尾隐隐折射着辉光。


他张开口,唱出了第一个音符,悲哀而冷漠。


——看起来,是那样美丽。

评论(17)
热度(70)

© 日叶不休——努力学习 | Powered by LOFTER